澳门太阳集团游戏平台

澳门太阳集团游戏平台> 教学科研> 科学研究> 科研成果> 我校一项“疫情与教育”专项课题中期研究成果公报

我校一项“疫情与教育”专项课题中期研究成果公报

  教育科学学学院陈彦垒博士主持获批了2020年山东省教科规划“疫情与教育”专项课题《疫情网络谣言对青少年的影响及其教育干预》(2020YZB015)。研究团队陈彦垒、姜晓芳、陈洋、陈倩、张雪艳等完成了中期研究报告:网络态度对青少年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的影响。

  一、研究摘要

  考察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在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影响间的链式中介作用。采用网络态度量表、网络道德量表、网络自我控制能力量表、网络谣言传播行为量表对400名青少年施测问卷。结果显示: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具有负向预测作用,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在网络态度与网络谣言传播行为之间起链式中介效应,网络态度不仅会影响网络谣言传播行为,而且会通过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间接影响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教育工作者应重视青少年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的影响因素,有针对性的进行教育干预。

  二、研究源起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相关的网络谣言对民众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冲击。网络空间在人们传递信息的过程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同样也滋生出了许多的问题,因为网络空间的用户身份匿名性和消息传递便捷性,各式各类的网络谣言层出不穷,给人们的生活造成许多不良影响,从心理学角度探究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已经刻不容缓。

  已有研究表明个体对不同类型的网络信息持有不同的态度,而个体的态度会影响其行为反应,由此研究者推测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可能受网络态度的影响,同样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属于网络道德缺失的一种,会受到网络道德水平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的影响,大量以往针对网络失范行为的研究,网络道德与网络自我控制均作为中介变量在研究中起作用,本研究针对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并研究网络道德与网络行为自我控制能力在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过程中是否起以及起什么样的作用,分析网络谣言传播背后的个体原因,从心理学的角度提出解决措施。

  三、问题提出与研究假设

  针对网络谣言传播,以往研究大多从传播学、社会学角度出发,探究某一具体事件背后的原因及解决对策,从心理学角度出发的实证研究较少,缺乏对个体认知等方面的深层探索,且研究太过单一片面,难以解决日常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本研究从心理学角度出发,探究个体态度、道德因素、自我控制能力三个方面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对近期网络环境中盛行的网络谣言进行归纳总结,对其进行较为全面细致的研究。

  由于网络谣言日新月异,层出不穷,所以本研究对以往的网络谣言问卷进行修改,并结合已有的相关成熟问卷进行测量研究。众所周知,网络空间内的谣言传播是网络道德失范的表现,而自我控制能力低又是网络道德失范的表现,所以网络自我控制与网络道德会影响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本研究目的是探讨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以及网络道德与网络自我控制两个因素在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过程中起什么样的作用,从而对网络谣言传播提出有效控制和预防对策,维护网络空间秩序,营造更加和谐稳定的新网络环境。已有大量研究表明个体态度影响其行为反应,由此推测个体的网络态度会影响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即持有不同网络态度的个体会表现从不同的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故提出以下假设一: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显著。

  网络态度包括多种成分,其中网络自我效能感会影响网络自我控制,具有高网络自我效能感的人同样会对自己在网络空间内的各种行为更加自信,同样具有较高的自我控制能力。而网络谣言传播行为作为网络失范行为的典型表现之一,受网络自我控制能力的影响,网络自我控制能力越低的个体,越容易在网络空间内产生不良行为,由此研究者推测网络自我控制对网络谣言传播有负向预测的作用,故提出以下假设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在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的影响过程中起中介作用。

  网络道德会对网络态度产生影响,网络道德水平越高的人,对于网络及网络空间内的各种信息会更加理性的看待和分析,已有研究表明,网络道德会负向预测网络失范行为,但其是针对青少年群体进行的研究,所以针对青少年群体提出以下假设三:网络道德在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的影响过程中起中介作用。

  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是网络道德失范的表现,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与网络道德又息息相关,网络道德水平越低的个体,网络自我控制能力越低。而自我控制能力低还会导致进一步的网络失范行为,如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由此研究者提出以下假设四:网络自我控制能力在网络道德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的影响过程中起中介作用。

  四、研究方法与过程

  本研究抽取问卷星调查山东省青少年400名,剔除无效问卷,得到有效问卷360份,问卷回收率90%,其中男生172名(48%),女生188名(52%),每日上网(包括利用手机、电脑以及其他电子设备利用互联网看视频、聊天、游戏等)的时间,2小时以内(9.1%),2~5小时(21%),5~8小时(32.3%),8小时以上(37.6%)。问卷具体如下:

  ①网络态度量表:采用楚艳民(2009)编制的《网络态度量表》,该量表从五个方面测量个体的网络态度,例如网络效能感、网络喜欢等等,量表一共有46个项目,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79,能有效测量个体网络态度。

  ②网络行为自我控制量表:采用欧阳益(2009)编制的《大学生网络自我控制能力量表》,采用Likert5点计分,得分越高表示个体的网络自我控制能力越强。其中包含网络认知自我控制力、网络行为自我控制力、网络情绪自我控制力三个分问卷,三个分量表各信效度都在0.75以上。根据量表编制者研究,三个量表单独使用的信效度更高更有效,本研究使用网络行为自我控制力量表,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2。

  ③网络道德量表:采用罗晓玲(2007)编制的《网络道德问卷》,该问卷共9个项目,从“完全不同意”到“完全同意”分别计1~7分,主要测量个体的网络道德状况,比如“就算别人不知道,我也不会发生在网上的剽窃行为的”等,总体得分越高则个体网络道德状况越好。以往的研究表明,能有效测量个体网络道德状况,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1。

  ④网络谣言传播行为量表:本研究将孙静(2016)编制的《网络谣言传播行为量表》作为参考,用来测量个体的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由于网络谣言具有较强的时效性,所以需要对以往量表进行修改,通过对大学生关注的各类网络信息进行调查研究,总结近期在网络空间内流传的网络谣言,并综合本研究特点对其进行修改,量表由6个项目构成,采用Likert5点计分方法,从“完全不符合”到“完全符合”分别计1~5分。本研究中该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79。

  使用spss 23.0进行数据处理,获得描述性统计结果和相关分析结果,使用由Hayes研究编制的process插件进行链式中介模型检验,验证假设模型以及变量之间的链式中介效应。

  五、研究结果

  研究使用量表对被试进行施测,为避免由于项目本身等原因产生系统误差,通过使用SPSS.23软件,进行Harman的单因素检验,对量表题目进行因子分析,分析输出结果,其中特征值大于1的因子有15个,其中第一因子解释18.405%的方差变异,小于40%的临界值,故本研究不存在明显共同方法偏差。

  网络态度、网络自我控制、网络道德三个变量之间呈两两显著正相关,因变量网络谣言传播行为与网络态度、网络自我控制、网络道德之间呈显著负相关。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影响显著,同样也说明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可以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产生显著影响,通过对其进行改变和控制,可以有效的降低网络谣言传播行为,而网络态度、网络道德、网络自我控制能力三者之间两两呈现显著正相关,说明三者之间也是相互影响,可以进行下一步的中介效应检验,探究其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的影响。以往研究针对道德失范行为即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探究其影响因素,而本研究主要针对网络自我控制和网络道德两个方面,探究其对网络谣言传播的影响。

  采用中介效应检验程序对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能力的中介效应进行检验,结果显示,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有负向预测作用(β=-0.418,p<0.001)。网络态度对网络道德有显著正向预测作用(β=0.706,p<0.0001);检验网络态度和网络道德对网络自我控制的预测作用,结果显示,网络态度对网络自我控制无显著预测作用(β=0.085,p>0.05),而网络道德对网络自我控制有显著正向预测作用(β=0.445,p<0.001);同时检验网络态度、网络道德、网络自我控制对网络谣言传播的预测作用,结果显示,网络态度对网络谣言传播无显著预测作用(β=-0.058,p>0.05),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对网络谣言传播都有显著负向预测作用(β=-0.171,β=-0.598,p<0.001)。

  六、研究结论与展望

  研究发现,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在网络态度和网络谣言传播之间的中介效应显著,网络态度不仅能直接影响网络谣言传播行为,而且可以通过网络道德和网络自我控制间接影响网络谣言传播行为。面对当下网络空间内层出不穷的网络谣言,本研究提供了新的角度和途径去改变该问题,可以通过提高个体的网络道德水平,如在学校的教学过程中,开设网络或实际课程,向学生普及相关法律知识,提高学生的网络道德水平,增强网络自我控制能力,从而进一步减少个体的网络谣言传播行为,改变当前的网络环境,营造良好的网络空间新秩序。

  本研究针对的群体以大学生为主,虽然依据使用网络的频率来说,大学生是网络使用的主力,但是网络谣言的受众大多除了大学生之外,还有中小学生群体,本实验缺乏针对中小学生群体做出的研究结果。对于网络态度的研究,由于当前的种种原因,只做了外显网络态度的测量,但是依据双态度理论,人们对同一事物的态度有外显和内隐两种,所以需要利用内隐联想测验对被试的内隐网络态度进行测量,对比个体对网络的内隐和外显两种态度,探究其对网络谣言有何种不同的影响,这也是后续研究中需要做的工作。

0
版权所有©澳门太阳集团游戏平台 鲁ICP备05001955号 鲁公网安备 37150202000174号 建设管理:党委宣传部
Baidu
sogou